分享到:

收費不便宜、公司無資質 寵物托運市場亂象引消費者關注

收費不便宜、公司無資質 寵物托運市場亂象引消費者關注

2021年08月24日 03:14 來源:工人日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寵物托運,花了大價錢卻是靠運氣”

  “如果寵物托運行業亂象不能改變,那就呼吁大家,不要選擇寵物托運。”近日,許多萌寵大V針對“金毛犬Siri托運途中死亡”事件發出以上呼吁。而寵物托運市場亂象,也引發了消費者的關注。

  收費不便宜

  隨著養寵家庭逐漸增多,與寵物相關的需求也越來越多。天眼查數據顯示,我國目前有超460家寵物托運相關企業。其中,近9成的企業注冊時間在5年之內。而近5年來,我國寵物托運相關企業年注冊量整體呈現上漲趨勢,年增速保持在36%以上。

  北京市民李女士經常使用寵物托運服務,“前幾年一直自己去機場托運,太麻煩,現在找托運公司代理,方便許多。”李女士一家經常帶寵物乘機旅游,出發前準備好文件,先將寵物送到航空公司,艙位也要提前預定。有一次去三亞過春節,李女士一家連續兩天早起去機場才辦妥寵物托運。“私企的寵物托運方便很多,會上門取狗,給主人省了很多事。”而且據她介紹,私企寵物托運可以隨時跟主人溝通。

  記者在某電商平臺咨詢相關服務時發現,商家廣告普遍宣稱“全程關懷”“不定時視頻、圖片匯報行程”等。

  河南省信陽市一寵物店老板劉先生也經常需要寵物托運服務,與李女士不同,劉先生會選擇陸運托運多一些,聯系好相熟的大巴司機,將寵物裝進籠子,備好飲用水。一般來說,當天就可以發到目的地。“河南到北京也就一天,給購買人發去車牌號和司機手機號,聯系后在指定地點接收就可以。”劉先生這樣發貨已經多年,最重要的是,這種托運方式比空運和私企單便宜非常多。

  據了解,一只體重約10斤的普通田園貓,從北京托運至成都需要900元。而不同的寵物托運方式價格不一,主要參考的因素是寵物品種、體重、目的地,名貴品種價格會更貴。據相關企業員工介紹:“900元中包括航空運輸費、航空箱、上門接寵物、異地地面服務費、有氧艙等費用。”

  因為客單價高,在電商平臺上,商家多向寵物飼主推薦空運托運。而之前提到的金毛犬Siri之死,主要原因是商家將空運托運私自改為陸運托運。“空運和陸運差價至少上千元。”劉先生向記者透露,空運私改陸運,是商家牟利的普遍行為,“先推薦你選空運,花費2000多元,改陸運商家就省了許多成本,牟利更多。”

  無資質

  有數據顯示,從2014年~2020年,寵物托運市場規模已從212.5億元增長至548.5億元。專家預計,到2023年有可能突破829億元。商家嗅到了寵物托運市場背后的龐大紅利,但與其有悖的是,行業并沒有形成良性發展。

  記者調查發現,電商平臺上的寵物托運公司多自稱是“與機場合作的代理公司”或“航空公司下面的代理”,頁面介紹里并沒有公司的營業執照和相關介紹,即使在企業查詢平臺上輸入某些店鋪展示的托運公司名稱,也很難查詢到公司詳情和資質等信息。

  居住在上海的楊先生向記者介紹,在電商平臺咨詢時商家沒有出示過相關資質,而自己對托運公司的判斷僅來自消費評價。“我看一家公司評價還不錯,溝通后選擇了陸運然后平臺上支付了定金。”金毛Siri事件后,楊先生心有余悸,慶幸自己當時托運寵物沒有出現意外,但隨后,他也表示擔憂,再需要托運服務的時候,消費者到底該如何判斷公司資質?

  這也是多數寵物飼主擔心的問題。據媒體報道,國內多家寵物托運公司,如樂途(大連)運輸代理有限公司、尤寵快線等多家寵物托運公司,業務包括普通貨物道路運輸、普通貨物倉儲及國內貨運代理等。寵必達、為幫寵托、寵必游、攜寵旅行、舒寵快運、巴士寵物、飛飛狗等市面常見的寵物運輸公司,均注冊為計算機信息科技公司、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等。如飛飛狗是成都飛飛狗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品牌,經營范圍為“軟件開發;信息系統集成服務;信息技術咨詢服務;貨運代理”。

  而據廣州市花都區交通局花東交管所相關工作人員表示,承運金毛犬Siri的廣州幫幫貨運公司有工商經營許可證,但并未在交通部門備案,屬于貨運代理,實際上沒有相關運輸資質。

  針對寵物托運業務所需資質和手續問題,目前北京、大連、杭州、南京等多地交通管理部門均表示,法律法規中并沒有單獨的寵物托運條例,寵物托運也并不需要取得特殊資質。

  無合同

  另外,消費者在托運公司下單時,幾乎都未與承運公司簽署過正規合同。首都國際機場附近一家寵物托運中心員工也表示,托運寵物沒有合同約定,只有一個電子運單。“上門時會讓客戶填一個托運書,但那是收集信息用的。辦理完手續后,你可以通過航空公司官網訂單號查詢,那就算是證明。”在某二手閑置平臺上,一位商家表示“不用簽合同”。在多次追問之下,商家才表示可以有電子合同。而線下有公司和商家表示不與用戶簽訂合同,線上也有商家制定了某些“霸道”的避責條款。而如果寵物在托運中真的發生死亡、丟失、患病等意外,用戶維權的過程也十分困難。

  楊先生在平臺上與商家溝通后,添加了商家提供的一個微信號保持溝通。期間,商家告知楊先生托運風險、保險購買等事宜,但只是微信上確認,并沒有發來正式合同。楊先生無奈地表示:“寵物托運,花了大價錢卻是靠運氣,這個行業真的需要相關部門嚴查嚴管。”

  記者:徐瀟

【編輯:劉湃】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茄子视频污app下载-茄子视频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