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長沙最年長古籍修復師 半世紀修書“復活”歷史

長沙最年長古籍修復師 半世紀修書“復活”歷史

2021年11月14日 11:57 來源:中國新聞網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中新社長沙11月14日電 題:長沙最年長古籍修復師 半世紀修書“復活”歷史

  中新社記者 唐小晴

  打漿糊、拆書、補書葉、修書皮……在湖南圖書館古舊文獻修復室,架著老花鏡的師玉祥俯身案前給銅活字善本《古今圖書集成》“治病”。原本殘缺的古書頁,通過他手中的修復筆輕巧挪移獲得“新生”。

圖為師玉祥用毛筆沾清水打濕古籍,方便修補。 楊華峰 攝
圖為師玉祥用毛筆沾清水打濕古籍,方便修補。 楊華峰 攝

  今年72歲的師玉祥是湖南長沙年齡最大、修復資歷最老的古籍修復師。依靠漿糊、毛筆、鉛錘、尺子等平淡無奇的工具,他用半個世紀搶救性修復無數古籍,讓一張張殘損書頁“活”起來。

  湖南圖書館是全國古籍重點保護單位,館藏中有許多稀世的善本、譜、牒、字畫、手札等,地方文獻豐富。由于年代久遠,館內不少古籍已嚴重脆化、絮化,有的殘缺不全、薄如蟬翼,有的板結如磚,亟需專業人才來修復。

圖為師玉祥將修復完成的古籍進行穿線訂書。 楊華峰 攝
圖為師玉祥將修復完成的古籍進行穿線訂書。 楊華峰 攝

  1972年,受湖南圖書館指派,與新中國同齡的師玉祥赴北京中國書店學習古籍修復技術。回館后,他一直從事古籍修復工作,拯救了大量珍善本古籍和瀕臨毀損的書畫珍品、紅色文獻,為湖南、貴州、廣東、湖北等地培養出一批古籍修復專業人員。

  “蟲蛀、發霉、斷線是很多古籍的‘傷病’,要經歷幾十道工序才能還原古籍面貌。修復時長幾天到幾個月不等,修復過程每一道工序都要小心翼翼。”師玉祥告訴記者,搶救修復瀕臨“死亡”的古籍前,要仔細審查古籍年代、裝幀形式、破損情況和紙張,再據破損情況制定修復方案。

  清乾隆刻本《半霞樓近稿》是湖南圖書館館藏孤本,但書頁糟朽脆化,還缺頁、缺字,破損非常嚴重。遵循“修舊如舊”原則,師玉祥率館內全體古籍修復人員反復推敲、論證,決定采用由安徽涇縣生產的與之相同紙質、相同廉紋、相同厚度的四尺竹紙作為修復用紙,經茶葉煮水染色做舊,基本達到與原書匹配的顏色。

圖為師玉祥來到古籍閱覽室翻閱書本。 楊華峰 攝
圖為師玉祥來到古籍閱覽室翻閱書本。 楊華峰 攝

  “脆化的書頁揭不開,一觸即碎,要檢驗技術功力,還要考驗心律定力。修復《半霞樓近稿》我們用了近7個月時間。”作為湖南圖書館第一代古籍修復師,師玉祥修復了明刻本《古今韻會舉要》《春秋經傳集解》等珍貴古籍,記錄工作的小結本堆成山。

  古籍是數千年中華文化的重要載體,保護古籍就是延續中華民族文化命脈。據中國國家圖書館統計,中國各公藏單位擁有古籍總量超5000萬冊,超1000多萬冊件亟待搶救性修復。培養相關古籍修復的專業人才迫在眉睫。

  目前,中國已設立12家國家級古籍修復中心,建立12家國家古籍保護人才培訓基地和1家國家級古籍修復技藝傳習中心,附設25家國家級古籍修復技藝傳習所。“十多年前,中國從事古籍修復的專業人士尚不足百人,修古籍的人比大熊貓都珍貴。現在,中國有一千多名古籍修復人員,修復方式也多樣化。”師玉祥說,古籍修復和其他傳統手工藝一樣,也面臨失傳的隱憂。

  2016年,國家級古籍修復技藝傳習中心湖南傳習所正式在湖南圖書館揭牌成立,退休賦閑在家的師玉祥被聘為導師,開展古籍修復師帶徒活動。去年,他還擔任全國古籍修復技藝競賽評委。

  “古籍修復是一種手工藝,也是一種修行,一名合格的古籍修復師要靜得下、坐得住、耐得煩、不畏難,還要掌握文化歷史、圖書館學和古籍保護知識,希望更多思維活躍、有敬業精神的年輕人加入古籍修復隊伍。”師玉祥說,國家級古籍修復中心經常舉辦全國性的古籍修復培訓班,帶動更多青年人才加入隊伍。

  “我的徒弟里也已經有了‘80后’‘90后’。各地一些圖書館也與高校合作,聯合開展古籍保護人才培養,為古籍保護研究輸送新鮮血液。”師玉祥表示,他將竭盡畢生之技藝全力以赴為古書續命,讓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薪火相傳。(完)

【編輯:郭夢媛】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茄子视频污app下载-茄子视频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