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張奇:中國藏傳佛教的“博士學位”,如何獲得?

張奇:中國藏傳佛教的“博士學位”,如何獲得?

2021年09月01日 18:58 來源:中國新聞網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視頻:珠康活佛:藏傳佛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是歷史必然來源:中國新聞網

  (東西問)張奇:中國藏傳佛教的“博士學位”,如何獲得?

  中新社北京9月1日電 題:張奇:中國藏傳佛教的“博士學位”,如何獲得?

  中新社記者 李晗雪

  今年5月23日,位于北京西黃寺的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為33名來自藏傳佛教覺囊派、薩迦派、格魯派的僧人舉行了“拓然巴”高級學銜授予儀式。按照藏傳佛教傳統儀軌,這些高級學銜獲得者集體朝拜了班禪額爾德尼·確吉杰布。

  在藏傳佛教歷史上,各教派先后形成了各自的學經和學位制度;“拓然巴”高級學銜,則是新建立的、得到各教派認可的最高學銜。這個相當于藏傳佛教“博士學位”的學銜為何設立?它對僧人的培養和要求,與傳統寺院教育有何不同?如今中國藏傳佛教僧才培養的教育體系是什么樣?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常務副院長張奇近日接受中新社“東西問”獨家專訪,一一解答了上述問題。

張奇。受訪者供圖
張奇。受訪者供圖

  回應呼聲建立統一高級學銜授予制度

  中新社記者:請您先介紹一下藏傳佛教學經制度的由來,以及為何新建立一個統一的學位授予制度?

  張奇:佛教在大約公元七世紀中葉從南亞和中國內地傳入青藏高原地區,在傳播過程中,佛教與西藏地方傳統文化進一步融合發展,形成了藏傳佛教。從公元十一世紀開始,藏傳佛教陸續出現多個教派,影響較大的有寧瑪派、噶當派、薩迦派、噶舉派、格魯派等,并逐步形成了獨具特色的寺廟學經和學位制度。公元十一世紀,印度著名高僧阿底峽入藏弘法,創建學經制度。公元十二世紀,西藏桑普寺高僧恰巴?卻吉僧格創設辯經制度。公元十五世紀初,著名高僧宗喀巴大師進行宗教改革,創立了格魯派,并制定了“顯密并重、由顯入密”的教育思想和學修次第,格魯派逐步形成了系統的學經和學位晉升制度,也稱為格西學位制度。此后,寧瑪、薩迦、噶舉等教派也先后建立了學位晉升制度。

  當代“拓然巴”高級學銜的建立,可以從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的建立說起。改革開放以后,西藏和涉藏工作重點省的藏傳佛教寺廟,陸續恢復了傳統的學經制度。當年,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十世班禪大師和時任中國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先生向中央建議,建立一所培養藏傳佛教高級僧才的宗教院校。經中央批準,1987年9月1日,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以下簡稱高級佛學院)在北京西黃寺成立,由十世班禪大師擔任院長,趙樸初先生擔任顧問。

資料圖:2021年5月23日,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藏傳佛教學銜工作指導委員會主任、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院長嘉木樣活佛頒發學銜證書。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dtv4pc.net/'>中新社</a>記者 毛建軍 攝
資料圖:2021年5月23日,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藏傳佛教學銜工作指導委員會主任、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院長嘉木樣活佛頒發學銜證書。 中新社記者 毛建軍 攝

  高級佛學院成立后,培養了一大批藏傳佛教愛國愛教的高素質僧才,在改革藏傳佛教學經制度方面也進行了積極探索。在這里,不同教派的學員一起學習,這就打破了各教派間的門戶之見,有利于學員互相取長補短。這時候,大家發現,藏傳佛教各個教派的學位晉升制度,從學習內容、考試方式到學位名稱等,都不一致,藏傳佛教內部要求建立統一權威的學位授予制度的呼聲越來越高。

  經過深入調研、并廣泛征求藏傳佛教界高僧大德以及專家學者意見建議,各有關方面達成共識后,2004年7月,國家宗教事務局頒布了《藏傳佛教高級學銜授予辦法(試行)》。

  《辦法》規定:新學銜的漢文名稱為“藏傳佛教高級學銜”,藏文名稱為“拓然巴”,即藏語“托仁木然降巴”的簡稱。“托仁木”意為高級,“然降巴”意為博學高明之士,合起來可以理解為“高級的博學高明之士”。

  “拓然巴”是迄今為止藏傳佛教最高的佛學學銜,相當于佛學博士學位,由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負責招生、培養和學銜授予等工作。

  2004年,高級佛學院招收第一期高級學銜班學員13人,學制一年,招生對象是西藏和涉藏工作重點省藏傳佛教寺廟具有較高宗教造詣的僧人。后來,每年的招生計劃從最初的一個班、13人,擴大到三個班、39人,學制也從一年調整為三年。目前,在校學員100余人。

資料圖:2020年11月4日,藏傳佛教第十六屆“拓然巴”高級學銜獲得者進行傳統的“三聲歡呼”儀軌。<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dtv4pc.net/'>中新社</a>記者 崔楠 攝
資料圖:2020年11月4日,藏傳佛教第十六屆“拓然巴”高級學銜獲得者進行傳統的“三聲歡呼”儀軌。中新社記者 崔楠 攝

  三級學銜制度確立

  中新社記者:目前,中國藏傳佛教僧人的培養呈現為怎樣的教育體系?已經建立起完整制度了嗎?

  張奇:高級學銜制度率先建立和實施后,逐步得到藏傳佛教界的認可,建立與之配套的中級、初級學銜的工作隨之開展。西藏和涉藏工作重點省佛學院參照高級學銜招生、教學、授銜等模式,試點開辦了初、中級學銜班。

  在總結各藏語系佛學院辦學經驗的基礎上,2015年4月,國家宗教事務局頒布了《藏傳佛教學銜授予辦法(試行)》,明確規定:藏傳佛教學銜分為初、中、高三級,分別為“禪然巴”“智然巴”“拓然巴”。其中前兩個學銜由省、自治區佛教團體舉辦的藏傳佛教院校授予。“拓然巴”高級學銜由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授予。該《辦法》的頒布,標志著藏傳佛教初、中、高層級分明、銜接有序、系統完整的三級學銜制度正式確立。

  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以舉辦高級學銜班為主,培養和授予“拓然巴”高級學銜,也可根據需要開辦中級學銜班,授予“智然巴”中級學銜。

  西藏自治區和四川、云南、甘肅、青海4省各有1所省(區)級藏語系佛學院,以培養“智然巴”中級學銜為主。

  四川甘孜、阿壩和青海玉樹各建1所省級佛學院的分院,以培養“禪然巴”初級學銜為主。

  此外,具備一定條件、經過批準的藏傳佛教寺廟學經班,可作為省級佛學院的分院,開展初級學銜的培養。

  “拓然巴”:既是僧人,也是現代公民

  中新社記者:請問高級佛學院對僧人的培養方式、課程內容與傳統的寺廟教育有何不同?

  張奇:當代社會,一個只會念經卻不了解社會發展情況,沒有基本的科學和人文知識的僧人,不僅難以適應社會,更難讓信眾信服。特別是對“拓然巴”高級學銜班學僧的培養,要比一般僧人要求更高。高級學銜獲得者不僅要有系統完備的宗教知識,也要有較高綜合素質。最核心的要求,就是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四條標準:“政治上靠得住、宗教上有造詣、品德上能服眾、關鍵時起作用。”基于此,我們在課程設置方面充分體現了上述要求。

  學院的課程分專業課和公共課兩大塊。專業課即宗教課,由高級佛學院從各教派聘請高水平的經師,以傳統方式講授中觀、因明、俱舍、般若、戒律等“五部大論”的經典內容。

  公共課課程非常豐富。首先是漢語文和藏語文課程。因為學員特別是年齡較大的學員,接受義務教育的時間不是很長,補習文化課對他們而言特別重要。其次,開設中國近現代史、憲法與法律基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概論、時事政治等課程,提升學員政治素質,讓學員明白國法大于教規,公民大于教民的道理。第三,開設計算機應用、健康衛生、現代科技知識、寺廟管理等方面的課程。

  高級佛學院非常注重現場教學。定期組織學員到國內各類宗教文化場所、名勝古跡、紅色紀念地、高科技企業,以及紀念館、博物館開展現場教學和參觀考察,使學員能夠開闊眼界、增長見識,完善知識結構,提高綜合素質。

  高級佛學院也會組織學員“走出去”,到蒙古國、泰國、尼泊爾和我國香港、澳門、臺灣地區開展宗教文化交流及辯經展示。

  若將高級學銜教育與藏傳佛教傳統學位教育做一個比較的話,主要有以下三點不同:

  一是培養方式不同。傳統的學位教育主要是在寺廟跟隨本教派的經師學習。而高級佛學院實行現代學院式教育,不同教派的學員在一起接受全日制脫產學習教育。

  二是學習內容不同。傳統的學位教育主要是學習佛學知識,側重修習思辨,而高級佛學院除了開設宗教課外,還開設有豐富的公共課課程,重視提高學員的綜合素質。

  三是授予學位不同。傳統的學位教育由寺廟授予本教派的學位,而“拓然巴”學銜由高級佛學院授予,受到各教派的認可和尊重,更具有包容性和權威性。

資料圖:四川成都,教室內佛學院老師正在給學員們上課。<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dtv4pc.net/'>中新社</a>記者 劉忠俊 攝
資料圖:四川成都,教室內佛學院老師正在給學員們上課。中新社記者 劉忠俊 攝

  境外佛教界的“驚訝”與“羨慕”

  中新社記者:目前藏傳佛教界、信眾等各方面對“拓然巴”高級學銜的認可情況如何?境外佛教界對包括“拓然巴”高級學銜在內的三級學銜制度評價如何?

  張奇:經過十幾年努力探索和實踐,高級佛學院在高級學銜班的招生、教學、管理、授銜等方面形成了一整套制度規定和成熟的做法,一大批高素質的愛國愛教僧才獲得“拓然巴”高級學銜。他們回到地方和寺廟后,普遍受到寺廟和信眾的肯定和信任。有的在寺廟擔任經師、堪布等教職,或進入寺廟管理組織工作;有的在各級藏語系佛學院擔任院領導或經師;有的參加教規教義闡釋和三級學銜教材編撰工作;有的在佛協組織任職;部分表現突出的還擔任地方人大代表或者政協委員,積極參政議政。可以說,“拓然巴”高級學銜在藏傳佛教界的知名度越來越高,影響力越來越大。

  從近些年高級佛學院招生的報考情況,也可看出藏傳佛教僧人對“拓然巴”高級學銜的認可程度。目前在院學習的第18期高級學銜班有一位已60多歲的學員,連續考了三年,最終才如愿考取。今年5月招生時,有一位甘肅省佛學院畢業的考僧給學院寫信,表示已連續兩年參加高級學銜招生考試,因綜合成績不夠,沒有獲得到學院學習的機會,但是自己不會放棄,還要繼續報考。目前,學院每年的錄取人數在30人左右,但是報名人數都在150人以上。由于報考僧人逐漸增多,競爭也越來越激烈。

  近幾年,高級佛學院組織師生到境外開展交流,當地佛教界了解到三級學銜制度的情況,感到很驚訝。因為這打破了他們以往的認知——長期受西方帶有偏見的宣傳影響,他們往往以為在中國沒有宗教信仰自由。現在親眼看到藏傳佛教不僅得到健康有序傳承,在創新發展方面還很有成效,感到很羨慕,不少人還希望能來高級佛學院學習交流。

  應有關方面要求,高級佛學院曾為蒙古國、尼泊爾各舉辦了兩期藏傳佛教僧人培訓班。根據兩國僧人宗教學識、文化水平和語言差異等不同情況,精心遴選教材,選強配優經師、教師、班主任及翻譯人員,細致做好學習、生活保障,各個班次均取得良好成效,在兩國佛教界都產生了很好的影響。這類班次今后還會繼續舉辦。

資料圖:藏傳佛教“智然巴”“禪然巴”學銜考試現場。 胡貴龍 攝
資料圖:藏傳佛教“智然巴”“禪然巴”學銜考試現場。 胡貴龍 攝

  三級學銜制度是藏傳佛教學經制度的重大改革創新

  中新社記者:您如何評價三級學銜制度的建立?

  張奇:三級學銜制度建立以來,培養了一大批藏傳佛教愛國愛教的優秀僧才。截至2021年,高級佛學院共舉行17次高級學銜授銜活動,273名畢業生獲得“拓然巴”高級學銜。地方各級藏語系佛學院培養出1102名“智然巴”中級學銜和1245名“禪然巴”初級學銜獲得者,大大優化了藏傳佛教界人才結構,有效緩解了高素質人才后繼乏人的狀況。

  藏傳佛教三級學銜制度既充分尊重和繼承了各教派學經和學位制度的傳統,又吸收了現代學位教育的經驗和做法,涵蓋了藏傳佛教各個教派,具有團結、進步、民主、和諧的特點,滿足了藏傳佛教內部建立統一權威的學位制度的愿望,是藏傳佛教學經制度的重大改革創新,是藏傳佛教中國化的生動實踐。三級學銜制度的建立,對培養愛國愛教高素質僧才、推動藏傳佛教健康傳承發展、促進藏傳佛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具有重要而深遠的意義。(完)

【編輯:孫靜波】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茄子视频污app下载-茄子视频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