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孫明霞: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文明底色是什么?

孫明霞: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文明底色是什么?

2021年09月03日 10:57 來源:中國新聞網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東西問)孫明霞: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文明底色是什么?

  中新社北京9月3日電 題:孫明霞: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文明底色是什么?

  作者 孫明霞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中華文化教研部文化比較教研室教師

  如何處理自我與他人的關系,如何協調本國與他國的關系?不同的文明具有不同的處世之道,不同的處世之道則反映出不同的文明底色。在此問題上,人類命運共同體秉持中華文明“推己及人”的倫理法則,與西方自由主義的“內外有別”形成鮮明對比。這既是人類命運共同體與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的文明分野,也是人類命運共同體超越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的關鍵之處。

  從自由主義的“內外有別”談起

  如今,“雙標”已經成為流行的網絡用語。其實,“雙標”現象在西方自由主義屢見不鮮。提及自由主義,不少人首先想到的便是諸如平等、民主、自由、法治等充滿玫瑰色的美好語詞。然而,許多自由主義思想家卻用奴役、殖民、專制等與自由主義背道而馳的手段對待西方以外的殖民地。

  著名的自由主義思想家密爾便是其中的典型。他曾公開宣稱,“在對付野蠻人時,專制政府正是一個合法的形式,只要目的是為著使他們有所改善,而所用手段又因這個目的之得以實現而顯為正當。自由,作為一條原則來說,在人類還未達到能夠借自由的和對等的討論而獲得改善的階段以前的任何狀態中,是無所適用的。”以密爾為代表的自由主義者毫不避諱地鼓吹殖民統治,宗主國與殖民地完全實行不同的政治制度與治理原則。西方民族國家的內部治理原則無法外推到國家外部,這便是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的“內外有別”困境。

  密爾并不是孤例。除了英國的密爾,還有法國的托克維爾。美國學者珍妮弗·皮茨在《轉向帝國》一書中把它稱為“英法帝國自由主義”。無獨有偶,意大利著名學者洛蘇爾多也戳穿了自由主義的普遍性假象。他在《自由主義批判史》中批判柏克、洛克、孟德斯鳩、富蘭克林、杰斐遜等自由主義先驅,指出自由主義始終與奴隸制、殖民主義和種族主義等最反自由的政治行為密切相關。在這本書中,他把西方發達國家稱為“神圣空間”,在此實行自由主義的治理原則。此外的世界便是“瀆神空間”,只配享受皮鞭和奴役。

  這是為什么?

資料圖:位于美國紐約的自由女神像。
資料圖:位于美國紐約的自由女神像。

  自由主義“內外有別”根源于“國家至上”

  自由主義國際秩序之所以存在“內外有別”的深刻斷裂,根源在于西方的民族國家本位主義。具體而言,民族國家本位主義使西方國家把國際社會看成是實現和維護自身利益的工具,因而國家利益置于國際公義之上,所以民族國家的內部與外部的治理原則必然存在斷裂現象。

  對此,黑格爾在譏諷康德“永久和平論”時,曾耐人尋味地指出西方民族國家的私利性。在黑格爾看來,“可是國家是個體,而個體性本質上是含有否定性的。縱使一批國家組成一個家庭,作為個體性,這種結合必然會產生一個對立面和創造一個敵人。”黑格爾指出,國家之所以會不斷創造“敵人”,究其根源是因為國家在本質上是個體性,也就是僅從自我利益出發。所以,各國都追求自己的特殊利益。國際社會的弱肉強食和勾心斗角等現象無不根源于此。

  原來,“美國至上”不是特朗普的發明,而是西方政治自從建構威斯特伐利亞體系以來的痼疾。威斯特伐利亞體系確立了民族國家在國際社會的根本地位,但也帶來了民族國家本位主義,即以民族國家為絕對中心而置人類公共事務于不顧的狹隘思想。在各國相互聯系、相互依存的程度空前加深的地球村時代,民族國家本位主義顯得不合時宜。正如習近平主席所說,“如果奉行你輸我贏、贏者通吃的老一套邏輯,如果采取爾虞我詐、以鄰為壑的老一套辦法,結果必然是封上了別人的門,也堵上了自己的路,侵蝕的是自己發展的根基,損害的是全人類的未來。”

  為此,世界呼喚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出場。

資料圖:位于美國紐約的聯合國總部。<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dtv4pc.net/'>中新社</a>記者 廖攀 攝
資料圖:位于美國紐約的聯合國總部。中新社記者 廖攀 攝

  從“內外有別”到“推己及人”

  與自由主義“內外有別”的兩張面孔不同,人類命運共同體則強調國家內部與外部世界奉行同一個治理原則。對此,習近平主席在國際舞臺上用樸素的語言指出,“中國人始終認為,世界好,中國才能好;中國好,世界才更好。”這便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倫理法則,即強調對待他人與對待自己相一致的同理心。無論是“己欲達而達人,己欲立而立人”,還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都是貫穿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價值取向,即人我相通、內外一致,而不主張國內國外“兩幅面孔”“兩套邏輯”和“雙重標準”。

  人類命運共同體充分汲取中華文明所推崇的“推己及人”倫理法則。與西方文明的自我中心主義不同,中華文明一貫堅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理念,強調“將心比心”“推己及人”的同理心,反對“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的狹隘觀念,更反對“先下手為強、后下手遭殃”“寧使我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我”的“先發制人”手段和“唯我獨尊”心態。這便是以他者為優先的文明姿態,而不是以自我為中心的狹隘視界。

  以自我為中心的西方原則強調自身利益至上的絕對地位,由此導致自由主義在國際觀上的“內外有別”困境。反觀中華文明,推己及人的實質是以他者為優先的倫理觀念。以他者為優先的倫理觀念反對強加于人的壓迫姿態,進而形成了“反求諸己”的內斂性格,因而具有和平性與包容性,而不是自我中心主義的擴張性。更重要的是,推己及人使中華文明擁有了家國天下貫通一體的推演能力。西方自由主義無法將國家內部的治理原則推廣到民族國家外部。這與中華文明自古以來的“家國天下”傳統形成了鮮明對比:中華文明的家庭、國家與整個天下都奉行同樣的治理原則,不僅家與國相連,而且國家與天下相通。

  中國人的“家國天下”之所以貫通一體,秘密在于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的“推己及人”處世之道。費孝通先生在論及中華文明的“差序格局”時談到,“我們的社會結構本身和西洋的格局不相同的,我們的格局不是一捆一捆扎清楚的柴,而是好像把一塊石頭丟在水面上所發生的一圈圈推出去的波紋。”不同的社會結構決定了不同的社會倫理。中國社會的層層漣漪必然產生“推己及人”的處世之道。費先生說,“孔子的社會思想的關鍵,我認為是推己及人。自己覺得對的才去做,自己感覺到不對的、不舒服的,就不要那樣去對待人家。這是很基本的一點。”推己及人的核心要義在于,對待自己和他人用同一把尺子,律己和待人都遵循同一個道理。家國天下因此內在貫通、連為一體。對擅長推己及人的中國人而言,人類命運共同體并不在遙遠的彼岸,而在文明的此岸。

  無論東西方之間存在著何種文化鴻溝,我們始終堅信,“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走出自我至上的狹小世界,擁抱萬物一體的宏闊境界,克服內外有別的西方困境,人類命運共同體在此意義上無疑創造了人類文明新形態。(完)

  作者簡介:

  孫明霞,中央社會主義學院中華文化教研部文化比較教研室教師。2016年畢業于北京大學國際關系學院,獲法學博士學位。2016-2018年在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歷史研究所從事博士后研究,曾在美國康奈爾大學訪學。研究領域包括中西文化比較與交流互鑒、海外統一戰線工作和僑務工作、西方政治制度、世界史與美國外交。

【編輯:劉湃】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茄子视频污app下载-茄子视频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