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一抔鄉土魂歸故里,“太爺爺,您終于回家了!”

一抔鄉土魂歸故里,“太爺爺,您終于回家了!”

2021年09月04日 19:21 來源:中國新聞網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一抔鄉土魂歸故里,“太爺爺,您終于回家了!”
    9月2日上午,第八批在韓中國人民志愿軍烈士遺骸由我空軍專機護送從韓國接回遼寧沈陽。 甘肅省退役軍人事務廳供圖

  作者:張婧 李亞龍

  離家還是少年身

  歸來已是報國軀

  隨著第八批在韓中國人民志愿軍烈士遺骸歸國

  接英雄回家的消息不斷刷屏

  甘肅籍梁佰有烈士的重侄孫梁潤全作為志愿軍烈士親屬代表到沈陽參加烈士遺骸迎回安葬儀式

  儀式結束,梁潤全說:“太爺爺,您終于回家了!”

109位志愿軍烈士英靈及1226件相關遺物回到祖國懷抱。 甘肅省退役軍人事務廳供圖
109位志愿軍烈士英靈及1226件相關遺物回到祖國懷抱。 甘肅省退役軍人事務廳供圖

  一抔鄉土魂歸故里

  4日午飯后,梁潤全打包行囊返程回家,預計回到甘肅省武威市涼州區和平鎮新勝村7組是當晚11點多。

  與他同行的是第1次出遠門的父親梁德保,2人在當地退役軍人事務部門工作人員的陪同下,于9月1日上午早晨8點乘坐大巴車從武威出發,轉乘飛機跨越2000多公里,奔赴沈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

甘肅籍梁佰有烈士52歲侄孫梁德保和32歲重侄孫梁潤全參加烈士遺骸迎回安葬儀式。 章小冬 攝
甘肅籍梁佰有烈士52歲侄孫梁德保和32歲重侄孫梁潤全參加烈士遺骸迎回安葬儀式。 章小冬 攝

  短短幾天,梁潤全感觸頗多,心情也格外復雜。

  在烈士遺骸迎回儀式和安葬儀式現場,“莊嚴,肅穆!”

  英明墻挨個找尋曾祖父姓名的時候,“緊張,又激動!”

梁佰有烈士的2名親屬代表將家鄉的一抔土、五谷雜糧及瓜果擺放在烈士墓前。 甘肅省退役軍人事務廳供圖
梁佰有烈士的2名親屬代表將家鄉的一抔土、五谷雜糧及瓜果擺放在烈士墓前。 甘肅省退役軍人事務廳供圖

  直到踏上返程的回家路,梁潤全仍然難以平復自己內心的波瀾,但經過此次心靈的洗禮,他考慮更多的,是回家后要更加關注革命先烈的英雄事跡,以己之力,做好弘揚與傳承。

  “這是從家鄉帶來的一抔鄉土,玉米、大豆、青豆等五谷雜糧,以及瓜果,月餅等。”梁潤全和父親將祭品擺放在梁佰有烈士的墓前,告慰英靈、抒懷思念。

梁潤全說,英明墻挨個找尋曾祖父姓名的時候,“緊張,又激動!” 章小冬 攝
梁潤全說,英明墻挨個找尋曾祖父姓名的時候,“緊張,又激動!” 章小冬 攝

  梁潤全說,雖然父親不善言辭,甚至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總是推托“不知說什么”,但自己能深刻感受到父親激動的心情,因為這是52歲父親與“爺爺”的第一次“見面”。

  “我第1次到沈陽,之后會有第2次、第3次,以及很多次……當然,還要帶上我的妻子和孩子。”梁潤全說,從此,這里有了親人,便有了牽掛。他要將曾祖父的英雄事跡告訴自己的孩子,銘記這種大無畏的革命精神。

圖為刻有“梁佰有”名字的英明墻。 甘肅省退役軍人事務廳供圖
圖為刻有“梁佰有”名字的英明墻。 甘肅省退役軍人事務廳供圖

  一別故土,從此杳無音信

  2個月前的一天,一通電話意外打開梁德保一家塵封已久的往事。“經信息收集,志愿軍烈士梁佰有可能是你們家70多年前出國作戰的親屬……”聽到這里,家人們十分震驚,甚至有些“不可思議”。

  梁潤全表示,不可思議的原因是曾祖父當年20出頭的年齡就參軍作戰,沒有直系后代,更沒有遺物可寄托情思。

  “聽家里老人說過,祖輩上有位太爺爺去參加抗美援朝,但這一去成了永別,此后再無音訊……”梁潤全回憶說,每年清明上墳,他們就在祖先墳墓旁一并祭掃。

71年前,中國人民志愿軍同朝鮮人民和軍隊一道,歷經2年零9個月浴血奮戰,贏得抗美援朝戰爭的偉大勝利。 甘肅省退役軍人事務廳供圖
71年前,中國人民志愿軍同朝鮮人民和軍隊一道,歷經2年零9個月浴血奮戰,贏得抗美援朝戰爭的偉大勝利。 甘肅省退役軍人事務廳供圖

  梁德保稱,“當年父輩們健在時,一直想找到爺爺,但難度太大,毫無頭緒,如果不是國家不放棄,可能永遠也找不到了。”

  很快,梁德保血樣采集比對的結果出來了,確定了梁佰有烈士的身份和親緣關系。

  經核實,梁佰有烈士,男,出生日期不詳,籍貫為甘肅省武威市涼州區金塔李家佛陀莊子(現涼州區和平鎮新勝村7組)。生前系志愿軍64軍190師570團戰士,1951年4月25日犧牲于朝鮮半島的京畿道金坡里,曾獲得“三等勞動英雄”榮譽稱號。

  據悉,該名烈士的尋親過程有些特殊。烈士遺骸身邊并沒有發現可以明確身份信息的印章,于是,工作人員查找相關史料和檔案記錄,根據烈士犧牲時間、作戰地點、遺骸發掘位置等,發現梁佰有烈士可能是遺骸發掘地點的犧牲人員,之后再通過DNA比對,確認了烈士身份。

自2014年以來,中韓雙方已連續8年實施在韓中國人民志愿軍烈士遺骸交接,將825為烈士遺骸接回祖國。 甘肅省退役軍人事務廳供圖
自2014年以來,中韓雙方已連續8年實施在韓中國人民志愿軍烈士遺骸交接,將825為烈士遺骸接回祖國。 甘肅省退役軍人事務廳供圖

  尋親路漫漫:一段記憶就是“回家”的開始

  實際上,在梁德保一家接到電話的1年前,退役軍人事務部門工作人員就已經通過工作關系,在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旅士官蔣德紅提供的一份“烈士登記冊”中,發現了“梁佰有”的名字。

  甘肅省退役軍人事務廳褒揚紀念處四級調研員章小冬表示,但此后一段時間,當地工作人員苦于“聯系不上其親屬”,他們就與當地媒體聯合發起尋親活動,經過查找發現,烈士的原始籍貫鄉鎮一級行政區劃已經發生變化。

  章小冬說,雖然梁佰有烈士原始籍貫尋找未果,但有志愿者提供信息稱,當年金塔鄉李家巷村可能是金塔李家佛陀莊子,但工作人員并沒有在現今的金塔鎮找到這個村名……

  直至2020年7月左右,一位梁姓男子打來電話稱“家族中有一位長輩當兵去了朝鮮,后來音信皆無”,并提供了梁德保的聯系方式。由此,章小冬才給梁德保一家去了電話。

圖為梁德保和梁潤全參加烈士遺骸迎回安葬儀式。 甘肅省退役軍人事務廳供圖
圖為梁德保和梁潤全參加烈士遺骸迎回安葬儀式。 甘肅省退役軍人事務廳供圖

  對于章小冬來說,為烈士尋親是2020年6月以來褒揚紀念處才開始著手的工作,梁佰有烈士的尋親過程也是他所參與的第1次尋親歷程。期間,他還接待過其他自稱“烈士家屬”的尋親民眾。

  “一張烈士證、一段記憶……就是大多數人能提供的所有信息。”章小冬說,為烈士尋親是件好事,但要把這個事辦成,難度比較大。例如,親屬能提供的線索支離破碎,當年通訊技術落后,行政區劃變更,登記冊歷經多年歲月磨損后的不完整……

  “但無論多難,我們都要全力以赴。”章小冬說,截至目前,當地在省市縣鄉村五級相關部門的協助下,加之社會各界及志愿者的努力,該省共為包括武威籍烈士梁佰有在內的13名烈士找到家人。

  他也相信,即便尋親路漫漫,但未來將會有更多的烈士“找到家”。(完)

【編輯:李玉素】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茄子视频污app下载-茄子视频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