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一座邊陲小城爆紅 每座城市都應有自己的“漠河舞廳”

一座邊陲小城爆紅 每座城市都應有自己的“漠河舞廳”

2021年11月16日 04:15 來源:北京青年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每座城市都應有自己的“漠河舞廳”

  東原

  10月下旬,《漠河舞廳》歌曲爆紅,一座邊陲小城、一個小城舞廳、一段愛情故事,因此被推到了聚光燈下。創作者柳爽介紹,歌曲以舞廳里一位獨舞老人“張德全”(化名)和其在大火中失去亡妻的故事為創作背景。歌曲里忠貞的愛情故事,喚起了人們對發生在1987年的大興安嶺“五·六”特大森林火災的沉痛記憶。

  一段美麗的愛情故事,因為一首歌曲而廣為人知,而一首歌曲也因為一段愛情故事而擁有了靈魂,從而廣泛流傳。據報道,今年3月,當地文旅局的視頻號曾經發過《漠河舞廳》歌曲,但沒產生多大反響。直到10月中旬,有人把背后的愛情故事提煉出來,以旁白配歌曲的形式發在短視頻上,才“火得一塌糊涂”。

  歌曲《漠河舞廳》與“漠河愛情故事”之間,很難說到底是誰成全了誰,這是愛情魅力和音樂魅力疊加的結果。以前有很多,以后也有很多,而且很難預料,這段愛情故事會不會成為一個強大的IP,得到更多的藝術呈現。這其實也對當前的文藝創作,乃至歌曲創作帶來了啟示——創作的方向到底在哪里?是脫離實際高高在上,還是筆墨當隨時代、創作當為人民?

  這樣的愛情故事有很多,每座城市都有,數量不少,關鍵是有沒有一雙發現的眼睛,能不能挖掘出來、推廣出去。這是創作者該思考的,也是城市需要思考的。城市即人,人即形象,現在很多城市都在努力尋找爆點,全力推薦自己的城市形象。相對于宏大敘事,以及華美的概念的口號的單向輸出,更多關注細節,聚焦人物、故事、情感,很有可能收到出其不意的效果。一首《成都》,不知給成都帶來了多少粉絲!

  除了故事和歌曲,作為實體的舞廳也值得重視。舞廳經營者李金寶介紹,此前他不知道《漠河舞廳》這首歌,也不清楚這段愛情故事,歌曲紅了之后才后知后覺。在他的印象中,“2019年的確經常有個老人來舞廳跳舞,別人都是成雙成對跳交誼舞,只有他一個人跳獨舞”。這是小城現在唯一的舞廳,由于經營慘淡,李金寶一度想把舞廳關了,隨著《漠河舞廳》走紅,他改變了想法,“把舞廳開下去,讓跳舞的老人們能一直跳下去。”2019年12月,音樂人柳爽去漠河采風,正是在這里遇到了“張德全”,在聊天中聽到了故事,進而有了這首歌曲。

  如果沒有這個舞廳,故事不會被發現,更重要的是,當地老人會少了一個老有所樂的場所。舞廳的收費很實在,“普座區”5元,“卡座區”10元,而且只開半年,從10月1日開到來年5月1日。夏天,人們喜歡在廣場上跳舞,零下四五十攝氏度的冬天,才會來暖和的舞廳。一定意義上講,這是另一種形式的廣場舞。這其實也在啟示城市,能不能為老年人提供更多公共空間,讓他們在老有所樂中安度晚年?當然,活動空間并不一定都需要財政買單,可以更多地吸收社會資本的進入,哪怕在政策上提供一些支持。

  每座城市都應該有自己的“漠河舞廳”。一方面,作為實體,應該給老年人提供更多的活動空間;另一方面,作為形象,城市推介需要更多走心之作。回想一下,如果沒有這個舞廳,那么“張德全”的老年生活就會多了不少孤單,也不會在這里遇到音樂人,更不會有這首歌曲。目前來看,《漠河舞廳》可能會成為繼《成都》之后再次捧紅一座城市的音樂,這也算是意外收獲了。

【編輯:陳海峰】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茄子视频污app下载-茄子视频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