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從陰陽合同到刷流量……娛樂圈為何成了造假圈

從陰陽合同到刷流量……娛樂圈為何成了造假圈

2021年09月04日 07:13 來源:法治日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娛樂圈為何成了造假圈
  從陰陽合同到摳圖演戲從炒CP到刷流量

  □ 本報見習記者 張守坤

  □ 本報記者   韓丹東

  7月21日,說唱歌手“孩子王”曬出自己為河南捐款1.8萬元的截圖,但網友查詢結果顯示他實際捐款金額為100元。隨后,“孩子王”為自己捐款P圖道歉,并稱自己已經補捐。

  捐款造假只是娛樂圈造假的一個縮影。從陰陽合同到摳圖演戲,從炒CP到刷流量,從虛報身高到學歷造假,近年來娛樂圈的造假行為層出不窮,影響惡劣。

  多位業內專家近日接受《法治日報》記者采訪時說,娛樂圈造假行為泛濫,不僅給觀眾和粉絲造成了財產和精神上的損害,嚴重影響青少年的價值觀,也不利于整個行業的良性發展,必須強化整治,加大處罰力度,凈化行業環境。

  銷量靠刷流量注水

  直播帶貨頻“翻車”

  “買一百張專輯不就是一支口紅的錢嘛”“如果是真愛,你會連一支口紅的錢都不愿意出嗎”“買一兩張你和路人有什么區別”……記者近日臥底“飯圈”(粉絲圈)時,經常在粉絲群里看到類似這樣的話。

  原來,這是“粉頭”(粉絲群管理人員)正在鼓動粉絲們買明星新發的數字專輯,打算合力把銷量刷到熱銷榜單前列。

  記者點擊多款音樂軟件進入數字專輯庫看到,各明星的數字專輯(含一首或多首歌曲),一張少則三四元,多則幾十元,而數字專輯的暢銷和排行榜一目了然,排行榜既有當日的、一周的,也有一個月、一季度的,代表著專輯的受歡迎程度。一些網絡平臺還會給專輯買得多的消費者頭像掛件、專屬銘牌等獎勵。

  買一次就要花費上千元,在以年輕人甚至學生為主的“飯圈”中,這是一筆不小的開支。但記者看到,很多粉絲一次購買幾十張、幾百張甚至更多,并把購買記錄截圖曬到粉絲群,下面是一堆點贊。

  去年,某頂流明星的單曲3天銷量就破億,立即登上當年全球單曲暢銷榜,但其“超話”中充斥著大量鼓吹刷榜刷量的言論,人均購買量也出現異常;在一數字專輯的榜單上,有賬號重復購買多達32萬次,消費近百萬元。

  “長此以往,實力、唱功不再是上榜的理由,人們只會看流量和人氣,大家不再為高質量的音樂買單,而是為明星買單。”四川省法學會法治文化研究會理事郭小明認為。

  除了音樂專輯的銷量外,明星的各類商業活動中還充斥著刷流量問題。

  微博、抖音粉絲均超千萬人的小沈陽在為某白酒進行帶貨時,當晚90萬人觀看,僅20多人下單,第二天還退貨16單;12場帶貨直播場均總PV(瀏覽量)171萬的葉一茜,在近百萬人的直播間,200多元的茶具賣出總金額不到2000元。

  2020年11月20日,中國消費者協會發布《“雙11”消費維權輿情分析報告》顯示,明星直播帶貨存在刷單、售假、頻“翻車”等問題,“汪涵直播帶貨翻車疑云”等被列入典型案例。

  2018年,蔡徐坤發布的一條宣傳新歌視頻的微博,竟獲得超億次轉發,而當時微博總用戶數為3.37億。即便當下,記者發現,一些明星不論在微博上發布什么內容,哪怕是深夜發微博,也能在短短幾分鐘內實現“轉評贊”以百萬計,而大量留言都十分雷同。

  郭小明指出,數據、流量造假,違背誠信原則,欺騙了社會公眾。如果通過數據造假騙取相關合作,一方面合作方可追究締約過失責任或要求撤銷合同;另一方面還可能涉嫌詐騙犯罪,如果使用技術手段進行數據造假,則涉嫌提供侵入計算機信息系統程序罪。

  各類造假花樣百出

  情節嚴重或擔刑責

  說到明星造假,“學霸”翟天臨翻車事件讓人記憶猶新。

  在一次直播中,因翟天臨詢問“知網是什么”而遭受網友質疑——此前翟天臨在微博上稱自己被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錄用,成為一名博士后研究人員。后經調查,翟天臨不僅存在論文抄襲問題,而且在讀博期間頻繁演戲、參加活動。

  去年5月,仝卓自曝自己高考“舞弊”,從往屆生變成應屆生,引發社會廣泛關注。經有關部門調查,仝卓偽造應屆生身份參加高考情況屬實。

  上海恒衍達律師事務所律師王艷輝注意到,明星學歷造假較為普遍,有的讀了名校的培訓班、夜大、總裁班、自修班等,就宣稱自己為名校畢業;有的買了個國外虛假大學文憑,就自稱在國外大學深造過;有的干脆偽造高校學歷。

  “學歷造假不僅會被錄入個人征信系統,還有可能觸犯刑法中偽造、變造、買賣國家機關公文、證件、印章罪的有關規定。”王艷輝說,如果簽訂合同時存在學歷造假行為,則違反了勞動合同法規定。

  記者梳理發現,近年來,明星造假可謂五花八門、花樣百出。

  已經讓人們習以為常的是,不少明星都存在身高造假、年齡造假、容貌造假(整容)、感情造假(各種緋聞和炒CP)等問題。王艷輝說,一些明星會通過故意曝光、安排人跟拍等方式,以個人私生活來制造話題進行炒作,令人反感;還有的明星借助造假的身材長相對某些產品進行宣傳,則可能涉嫌虛假宣傳,需要承擔相應的法律后果。

  近些年來,一些明星通過簽訂陰陽合同進行非法避稅的問題廣受社會關注。據之前的公開報道,《倩女幽魂》項目中,鄭爽就使用了陰陽合同,“陽合同”為4800萬元,且將個人片酬收入改變為企業收入進行虛假申報、偷逃稅款;“陰合同”為1.08億元,制片人與鄭爽實際控制公司簽訂虛假合同,以“增資”的形式支付,規避行業監管獲取“天價片酬”,隱瞞收入進行虛假申報、偷逃稅款。

  郭小明說,通過簽訂陰陽合同來規避納稅是違法行為,由稅務機關追繳稅金和要求支付滯納金,還可作出罰款,如果不及時補繳稅金、滯納金和罰款,可能會被追究刑事責任。

  “找人代筆或抄襲劇本、歌曲是近年來明星造假的重災區,這些行為涉嫌侵犯他人知識產權,情節嚴重的還可能構成犯罪。”王艷輝說。

  郭小明說,還有明星或借助其粉絲通過惡意舉報等方式抹黑其他明星,這可能構成名譽侵權,需承擔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如果涉及侮辱、誹謗,輕則治安拘留,重則追究刑事責任。

  改變流量至上風氣

  重拳出擊加強治理

  明星造假,為何趨之如鶩?

  王艷輝說:“在此次國家整頓娛樂圈亂象之前,娛樂圈進入了一個流量至上的時代,不看才藝、技能,只看流量。而想要快速獲取流量就要有人設、有話題、有關注度,活躍在輿論風口浪尖就能獲得關注度和流量,從而擁有更多的資源。在這種大環境下,明星及其背后的資本無所不用其極,有的為制造話題,為了‘紅’而毫無底線。”

  郭小明認為,明星造假多發,不僅影響了藝人本身的業務能力,不利于娛樂行業健康發展,更重要的是會給社會尤其是青少年帶來扭曲的價值觀,認為顏值、私生活等都可以用來販賣,而且能收獲“成功”,長此以往,會給青少年帶來巨大負面影響,也會讓人們對文娛行業失去信心。

  如何改變流量至上的不良風氣?如何整治娛樂圈種種造假行為?國家在行動。

  今年3月,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了“星援”App開發者蔡坤苗的判決書,其因提供侵入計算機信息系統程序罪一審獲刑五年。“星援”App是一款刷微博流量的程序,曾制造出某明星單條微博超億轉發量的事件。經統計,至案發時該軟件已有用戶使用19萬余個控制端微博賬號登錄,開發者獲取違法所得600余萬元。

  8月6日,上海市人民政府發布了《上海市進一步深化稅收征管改革實施方案》,依法加強對高收入高凈值人員的稅費服務與監管。對隱瞞收入、虛列成本、轉移利潤以及利用“稅收洼地”“陰陽合同”和關聯交易等逃避稅行為,加大依法防控和監督檢查力度。

  而隨著整治“飯圈”亂象等多項行動的進一步開展,明星造假行為開始得到更有針對性的治理。

  近日,QQ音樂、網易云音樂等表示對付費數字專輯及單曲進行限購,用戶已購買的專輯將無法重復購買。但記者發現,一人仍可以以多個賬號來購買多張專輯,也可以購買后送好友,依舊存在刷銷量的可能,不過程序更繁瑣了。

  針對娛樂圈的種種亂象,中央宣傳部、國家廣播電視總局近日相繼發布通知,明確打擊各種形式的流量造假行為;嚴格各類熱搜榜單管理,優化內容推薦算法;嚴肅懲戒片酬違規、“陰陽合同”、偷逃稅行為等。

  王艷輝說,消除娛樂圈造假亂象,首先得整治流量造假行為,使流量和資本不能夠成為左右文娛產業的絕對因素。同時,要加強宣傳教育,為社會特別是青少年樹立正確的價值導向,評價一個明星的標準應當是品德和業務能力,而不是所謂人設、完美的外表或滿身的話題。

  “雖然在短時間內可能無法杜絕娛樂圈造假現象,但國家有關部門已經重拳出擊,而且是多個部門合力出擊,相信在不遠的將來我們會迎來一個清朗的娛樂圈。”王艷輝說。

【編輯:葉攀】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茄子视频污app下载-茄子视频APP官方下载